煜.

The seed of this hour shall ripen in the course of years into a beautiful poem. The beautiful and the good are never forgotten, they live always in story or in song.

-souji-:

#手工教程# 娃用小书本(*/ω\*)

去年开始做小屋之前,接了蛮长一段时间的小书本单子,最后一单从去年做到现在终于摸鱼做完了超级对不起那位客人_(:з」∠)_

然后就干脆把教程整理了一下,我的方式相对比较简单粗暴→_→去年我前后做了几百本真的是要疯了(二哈)以后也不会再接了(二哈)大家动起手来吧!=3= 

给《狮子饲养手册》配的各种诗词

清和润夏:

关于诗词,我一向都懂得藏拙。从小背到大,能背不会写,连顺口溜都着急。然而今天竟然有人肯为我写词,受宠若惊。




山有木兮:



表白@清和润夏 这位太太!我真的太太太喜欢太太笔下的每个人物了!
感谢太太的鼓励!

1.写给让我爆哭的女先生,明衍,明氏一族家国大爱,无以为诉,仅以此为敬。

 苏幕遮 赠明衍

 楚天清,风雨坠,十里洋场,当年寒烟翠。谁人笑言春葳蕤,墙院深深,心有家国泪。
 黯芳魂,乡梦碎,七十三年,强醉还无味。一曲塞上一念归,岑岑青苇,与君何期会。

 行香子

 秋入松涛,爽气飘萧。
 最模糊,当年西厢。
 昔人已往,未脱尘芳。
 过云山近,茕山乱,晓天高。

 何处登高?孤冢寂寥。
 醉模糊,笔洒泼豪。
 情深一往,问甚文章?
 留一阙词,一念往,人一双。

2.写给《伪装者》明氏一族,我们楼诚、大姐、小明同学。

 六州歌头 念明氏

 将军百战,剑下魂飞散。紫电中,的卢纵,赤兔走,死生同,侠士真性勇。歃血盟,负兜鍪,杯烈酒,有遗风。醉卧酒垆,皓腕成苍暮,化碧诚衷。笑摘真珠红,簇羽成空。乐匆匆。

 种种似梦,嘶北风。将军胆,竞成空。杯传酒,铁骑轰,化陶俑,立矮松,又梦往事中,云鬓拢,女儿红。黄土抔,立活冢,桑梓中。胡笳拍涌,魂断青海头,气冲长空。恨半阙未成,碣石悲空,自漾孤蓬。


3.写给《狮子饲养手册》中还没有遇上熏然的凌院长
    ∧ ∧ 
~(⌒孤苦伶仃惹人怜的叻

 喜迁莺

 碧罗天,初雨歇,千嶂一迭间。孤酌一盏啼杜鹃,声声似年年。
 断朱弦,老朱颜,弦断有谁堪怜?君心不似莲心短,未解此生缘。


P.S.暂时只有这些啦! 其他的实在没法见人2333
卤煮专业不是这个,文化水平也不怎么高,有什么bug还请各位包涵啦,无尽感谢。

再次表白太太!谢谢你在这个冬天带给我们的各种温暖!




美好的半成品(ง •̀_•́)ง 眼睛都穿花了w 珍珠+托帕石( •̀∀•́ )


翻出了我n年不玩的儿子 依旧这么可爱w


最后一张有毒😂


NO RAIN NO RAINBOW:

最近的脑洞。

每一个演过的角色都有滋有味可以yy很多故事,真难得。

【楼诚】冠盖满京华

写的太好了 难以超越是楼诚文

MARVIN&GERTY:

这篇是楼诚,不过写的角度比较特别。




书房门紧闭着。


林江听着那一下下的敲门声,瞬间有些恍惚。


他记得当年自己也是这样,在二爹的房间门口跪着,却是不敢敲门的,只敢一声声叫着“二爹”,带着些哀求的意味。


那时自己也差不多这么大,毛头小子一个。


也已经是四十多年前的事情了。


四十年,这时间还真是快呐。


可能是因为老了,林江现在经常会想起从前的事情。


有时候坐在这书房里,什么都不干,就那么拿着旧相册左翻翻右看看,这一天就这么过去了。有时候就那么睡着了,老伴过来给他收了相册盖上毯子,他也是全然没反应。


他在做梦呢。


会梦到大爹,会梦到二爹,还会梦到许多以前的事情。


大爹要他背书,背不出来就得面壁思过,越急越是背不出,到最后竟是满头大汗,连里衣都湿透了。


“为学日益,为道日损。损之又损……损之又损……”


他偷偷转头去看一旁的二爹,二爹默声提醒着他。


“以至于……以至于……以至于无为……”


“你再提醒他一句试试?”


两人被大爹抓了个正着。


二爹干脆摆明了要护着他。


“孩子这才几岁,读什么《道德经》,他现在又看不懂这些,就算背过了又有什么用?”


两人就这么为着自己背书的问题吵了起来。他趁这机会偷偷溜到了院子里,和家里养的小黄狗玩了半天,大爹二爹也没发现。


他清楚的记得,那年他十岁。


因为一年后二爹便只身带着他离开了北京。他为着不能带走那只小黄狗而闹了一路的别扭。


二爹说大爹过几日就到。二爹骗了他。


从那之后就只剩他和二爹两个人了。


十四岁那年他偷看了二爹抽屉里的一封旧信,这才知道大爹竟是坐牢了。


二爹会给他讲许多抗战时期的故事,多数是关于大爹的,却是从来不告诉他大爹为什么会去坐牢。


“家里不许谈政治。”


他讨厌这句话。他讨厌二爹口中那所谓的政治。他讨厌这个国家。


他发誓等大爹出狱了,他一定要带上大爹二爹离开这里,再也不要回来。


那几年日子变得越发难过起来,印象里好像从来没有吃饱饭过。即使这样,二爹也没有放弃供他读书。


知道他考上大学那天,二爹喝了许多酒。他醉醺醺的同自己说“这一杯我替你大爹喝了”,于是一杯接着一杯,二爹把自己灌醉了。


这是他唯一一次看到二爹喝醉。


那天的二爹不停的念叨着大姑妈、大爹和三叔的名字。大姑妈和三叔早就去世了,小祠堂里有两人的牌位,每年他都会和大爹、二爹一起祭拜。


“你要记住,他们是为中国牺牲的,是为了我们国家的民族存亡牺牲的,是为了新中国牺牲的。他们是英雄。”大爹曾一次次这般告诉他。


就是为了这个中国,把大爹给投进监狱的中国。呵。他望着喝醉了的二爹,满是不屑与愤恨。


二爹一直在镇小学里教书。


考上大学后,他想让二爹同自己一起回北京。


“中国现在正在建设,需要大批知识分子,基础教育和扫盲工作是重中之重,我不能走。”二爹如是说道。


“这种国家根本就不配!”他喊出了声。


那天二爹第一次打了他。


他被二爹带进了小祠堂了,当着大姑妈和三叔的牌位,一鞭又一鞭。


他正是年轻气盛,又怎么肯认错。到后来,竟是二爹先红了眼眶。


他这才怕了。


“二爹你别哭。”他的声音因着先前的声嘶力竭已经哑到叫人有些听不清了。


二爹放下鞭子走出小祠堂时,他分明看到一滴眼泪落了下来。


他慌了。


顾不上后背的疼痛,他跑到二爹房门前,门是反锁着的,他进不去。他知道二爹是真的生气了。


跪在房门口,他一声声的叫着“二爹”,却是依旧执拗的不肯说出那句“我错了”。他不觉得自己哪里错了,他就是为大爹不值,为大姑妈和三叔不值。


这一跪便是跪到了天黑。


“你知道错了?”


二爹开了门,看到跪在门前的他脸色极差,便心疼的上前去扶。问他可知错了,是要给他个台阶下。


他却偏偏不下。


就那么硬拗在那,紧抿着嘴。


二爹叹了口气,勉强把他给抱到了床上。那天他发现,原来二爹已经这么老了,不知什么时候开始,竟然都已经抱不动他了。


他这才想起,二爹该有四十八岁了。大爹呢?大爹比二爹还大上四岁。大爹还在狱里呢!


那是一九六一年。


他去北京后每周都会给二爹写信,二爹回的不勤。他知道二爹工作忙,也明白二爹仍旧在生自己的气。


他到底不肯认错。


上大学后的第一个春节,他是自己在北京度过的。


“课业重就别回来了,好好读书要紧。这来回一趟也确实耽搁太久了。”二爹倒是安慰起了自己。


电话那头传来一声沉重的叹息。


他就那么蹲在地上哭出了声。


那天正下着大雪。


“北京下毛毛了。”他对着话筒说。


“鹅毛大雪。”大爹指着窗外不断落下的雪花教他。


“毛毛大雪。”他有样学样。大爹和二爹被他逗得哈哈直笑。


那年他五岁,半年多前刚被大爹、二爹收养。


“北京下毛毛了。”他对着话筒说。


电话早就断线了。


开年以后他和二爹的联系就更少了。之前那些课业重的谎话竟然成了真,他每天忙的前后不着,连日子都给过忘了。


“苏联和美国要打仗了。”有天下铺突然伸上来一张报纸,叫他看。


他草草溜了一眼,没在意。打不打的,和他有什么关系。


这仗到底是没打。


打仗的是中国和印度。


中国赢了。二爹在信上多说了两句,他知道二爹这是高兴。中国赢了印度,往后在第三世界国家就有了话语权。可是这些和他有什么关系?他看着二爹的信,一字一句觉着刺眼。


你到底记不记着就是这个中国让大爹蒙冤入狱!他终是没下笔。这封信他没回。


六四年是最难熬的一年。中国成功研制了原子弹。


自此流言四起。今天是美国要用原子弹炸中国,明天是苏联要用原子弹炸中国。这仗终于还是得打了。他想。


那年他回了家。他上大学以后第一次回家。


二爹更老了。


“二爹,你出国吧。”


二爹正给他夹菜的筷子停在了半空。他知道这话叫二爹不高兴了。


“我等大爹出了狱,就和他一块去找你。”


二爹就那么看着他,张了张口,没作声。


“你没看新闻吗,他们研究出了原子弹,会打仗的!”


那天到最后二爹都没再和他说一句话。


他毕业后留在了北京。二爹偶尔会给他寄两封信,里面也不过寥寥几句。


两人已经少有联系了。


六七年他结了婚。


六七年大爹也要刑满释放了,大爹却并没有被放出来。因着六六年开始的那场轰轰烈烈的文化大革命,大爹的刑期被延长了。


他大学毕业后直接进了研究所工作。文革开始后他一度害怕自己会因为大爹的事情被牵连进去,却没想到因着自己姓林反倒免了一难。


当年那个把自己托付给大爹和二爹的人只知道他叫林江,连他父母是谁都不清楚。想来他父亲总该姓林,不过也保不齐这只是个化名。当年战火连天的,也实在没有记录可循。


他想改名来着,随大爹和二爹的姓,可两人不让,要他一定保留着自己的姓名。


“毕竟是你亲生父母给的。”大爹说。


文革期间他回去看过二爹几次,后来也是几番托人照顾。他怕二爹因着以前的经历被扣上通敌的帽子,他知道二爹从前有过国民党的身份,还给日本人干过工作。


二爹那里却是平静的很。北京的许多学校都停课了,二爹依旧拿着他的墨绿绸布包骑着他的大金鹿天天去镇小学教书。


六八年,他的大儿子出生了。二爹在电话里有些语无伦次。


“小娃娃几斤重啊?”


“七斤六两。”


他第三次回答道。


“还真不小。”


印象中二爹的声音低沉稳重,现在却有些含混了。


他又想到了大爹。也应该有五十九岁了。


大爹出狱的消息是二爹告诉他的。


“被送去劳动改造了。”没等他开口,二爹又说。


他看到一滴水珠啪嗒一下滴在了桌上,屋顶又漏了?他仰头看。


“爸爸,你为什么要哭啊?”他儿子趴在桌子另一头,正奇怪的瞧着他。


“过来和二爷爷说句话。”


他把电话给了儿子。


他儿子今年也有七岁了。


六九年的时候中国和苏联终于还是发生了冲突。好多人说要打仗了。那时候他在做的项目研究正好到了关键时候,等他回过神来,这场危机已经过去了。


七一年中国入了常,他带着三岁的儿子跑到街上和人一块庆祝。


“你不是最讨厌政治了吗?”


妻子开他玩笑,倒是把他说的一愣。


他拿回话筒。二爹说来说去还是那么两句话,为了宽他的心。


年尾他带着老婆孩子去了二爹那。


他有好些年没有和二爹一起过春节了。


“我都要不记得大爹的样子了。”


妻子带着儿子去门外放烟花了,屋里就剩了他们两个。


“我记得。”


二爹笑着从怀里掏出一张照片。上面是他和大爹。照片已经破的不成样子,浆糊和纸在照片背面糊了一层又一层,薄薄的照片竟成了一张厚纸卡。


那是他俩三十多岁时候的样子。


大爹比二爹要胖些,有些不怒自威。二爹微微笑着,被大爹衬得更显三分和善。


“已经二十年啦,再等几年他也就该回来了。”


二爹摩挲着照片上大爹的轮廓,连眉眼都柔和了不少。


那天他才第一次知道,这二十年间两人从来没断过联系。


“我总还是认识几个人。”


他问二爹怎么和大爹来回传递书信包裹时,二爹沉下声音,眼里突然露出一丝狡黠。


“要是不许我和他说话,那我早就拿着杆枪冲进监狱里去啦。”


原来这些年里最痛苦的从来都不是自己。


“我想和他一起进去的。拿你来压我,说‘你也进去了那孩子怎么办?’问我你怎么办?后来我就……谁都别想说过他。”


这是二爹头一次和他说起这件事。


那晚二爹拿出了京胡,却只勉勉强强拉了半首曲子。


“不能拉了,手抖。”


他知道这是因为二爹想大爹想的厉害了。


以前大爹会给他唱戏,二爹拉琴,那些戏文咿咿呀呀的他其实听不太懂,可就觉着好听。他能坐在小凳上听大爹唱上一天。


“再唱下去我这嗓子就废啦。”


大爹不得不向他求饶,只得拿出云片糕、栗子酥、核桃糖来转移他的注意力。然后背过身去,故意板起脸来指责二爹的幸灾乐祸。


二爹带他离开北京后就再没拉过琴。或许是拉过的,只是这些年他都不在二爹身边,许多事都不是很清楚了。


七三年石油危机的影响仍旧经年不衰的在世界范围内不断蔓延着,中国终于结束了文革,开始改革开放了。


他很庆幸二爹平安度过了文革,也听二爹说大爹快要放出了来。


大爹是八零年被释放的。一年之前,中国在越南战争中取得了全面胜利。一年之前,他的小女儿第一次叫出了爷爷,电话那头的笑声特别幸福。二爹说这叫好事成双。


接大爹回家那天,二爹特意换上了一套中山装。并不很新,他清楚记得这套衣服的料子是大爹托人从国外带回来的。大爹把它拿回家后还被二爹好一顿数落,二爹嫌贵了。后来二爹想拿这料子给他做件大衣,却被大爹给拦住了。


“我再给他买就是了,瞎节省些什么。”大爹难得一次不疼他。


二爹一眼就瞧见了大爹。走上前去,抱了抱他。


“我们回家啦。”


二爹拉着大爹的手。


大爹就那么任二爹拉着,一个个听着介绍。这是儿媳,这是孙子,那是孙女。


他女儿乖乖的叫了声大爷爷。这是二爹之前反复教她说的。


那天全家人都掉了泪,唯独大爹没有。


“是喜事。”


大爹说。抬手给二爹擦掉了脸上的泪痕。


“一把年纪了还掉眼泪,不嫌丢人啊。”


二爹咧嘴笑了。


大爹的行动依旧受限。二爹不教书了,终于搬回了北京。


两人又住到了之前那座四合院里。他没想到这院子竟然还在,二爹从没和他说过。


“哪能把家丢了啊。”二爹不以为然的回答他。


打那天起两人便是形影不离了。


八二年大爹的案子被彻底平反。几个负责人来到四合院里,客客气气的送来了判决书,又说了许多致歉的话。


二爹看着几张白纸黑字,哭得不成样子。就这么两张纸,让大爹整整走了二十五年。


大爹正在一旁喝着茶水,见二爹哭了,赶紧把人给领进了屋里。


“我这不是回来了吗!”


他听见大爹说。大爹还说了好些话,可惜门外的他再没听清。


再出来的时候就只有大爹一个人。


“你们以后要好好建设这个国家啊。”


那几个负责人走的时候,大爹语重心长的嘱咐道。这是那天他和那几个人说的唯一一句话。


他怀疑这些人根本没可能听进去,他看其中一个最多不过二十出头,都是些没经历过战乱年代的小青年,建设祖国对他们来说恐怕只是句飘乎乎的口号。


那几年里拉美债务危机在不断加剧。


那几年里二爹陪着大爹一块回过家乡,跑过上海,悼念故友,祭拜祖坟。


大爹是八七年去世的。


走的那年他七十八岁,按他自己的话说,也是活够本了。


这之前他和二爹一起翻译了不少法文书籍,更是重新整理校对了大爹在监狱里写的几部作品,且还合著了一本书。


“老有所为嘛。”


每次他叫两人不要太过操劳,要多注意身体时,二爹就会出来反驳。


大爹自从出狱后更是事事都依着二爹了。


大爹走后他们一家人就搬到了四合院里,怕二爹一个人住着闷。


二爹很少再提起大爹。只是每天都会在书房里呆上很长时间。


过了许久他才知道二爹依旧在坚持整理着大爹的手稿。


一九九一年十二月二十五日,苏联解体了。


第二天新闻已经满世界传的沸沸扬扬。


他第一次知道二爹竟然是伏龙芝军事学院毕业的。


“我这不算什么,你大爹那才叫厉害呢。”二爹到底也没说大爹厉害在哪。


他在二爹的眼神里看到了落寞。


一个时代结束了。


二爹是九八年去世的。


经历了九五年美国航母进入台湾海域的无奈与屈辱,也看到了九七年香港回归祖国怀抱的骄傲和喜悦。


二爹走的异常平静。


“我想大哥了。”


二爹临走之前和他说,眼里竟带着些许期待。


两人的墓挨在一起,都坐落在八宝山革命公墓的一角。


他们不过是这公墓里几千几万人中再普通不过的两个。


林江觉着自己老了,身体也已是大不如前。站起来后右膝疼得厉害,他不得不拄上了拐杖,是当年那一跪留下的病根。


明觉正站在门前,局促又讨好的笑容堆了满面。他知道自己爷爷疼他,所以这次依旧打算同以前一样撒娇耍赖的说上些好听又哄人的话,好叫爷爷不再生自己的气了。


“进来吧。”


林江摸了摸孙子的头,满是怜爱。


“明越,你也来。”


听了这话,正在客厅陪着母亲的明越不禁叹了口气。自己都快五十岁的人了,这要再被拎进书房和自家儿子一块被训上一顿,那得丢人丢到什么份上啊。


当然,他人还是乖乖的跟着进了书房。


“我不是气你报考了军校。”林江坐回了椅子上,明觉知道爷爷腿脚不好,赶紧上前扶着。


“只是这么大的决定,你总得事先跟家里人商量一下。这又不是什么坏事,我们还会反对不成?做什么要偷偷摸摸的瞒着家里。”


明觉见他爷爷明显是松了口,脸上的笑也越发灿烂了起来。


倒还是不肯认错。


“谁叫我爸整天说什么,‘明觉你要好好读书,以后做个学者’什么什么的。那我哪敢和家里商量啊,怎么听都不像是会同意嘛!”


明越在一旁气的干瞪眼,他那不过就是随口一说,这小子现在竟然学会倒打一耙了!


“你也是!自己的孩子自己都不了解,还得逼着人家偷偷去考军校。你能不能多关心关心家里,成天就知道工作工作,我看你那个工作啊不做也罢。现在在家里也成天油嘴滑舌、八面玲珑的,像个什么样子!”


明越今年也已经四十有七了,可还是得低眉顺眼的应着。自己在外交部工作了二十几年,不管在外面有多风光无限,在家里还是得天天被他爹和训孙子似的训着。不对,他儿子可比他待遇好太多了!


“明吟回来了没有?”


这话一出,也就是说这事儿正式翻篇了。明觉兴高采烈的冲他老爸做了个鬼脸。


“说是飞机延误了,估计现在还在天上呢。妹夫已经去接了,应该耽误不了。”明越答得小心翼翼。


“她敢耽误!”


林江放下茶杯,瓮声瓮气的来了一句。


今儿是大爹祭日,家里人得去陵园扫墓,一个都不能少。


都已经二零一五年了。




============================================




解释几点:


明楼和明诚的年龄我是按电视剧的设定来的。


明楼从五五年开始的经历完全按原型来的。


明台的牺牲也是遵从《伪装者》接《北平无战事》来的,剧中崔中石四八年牺牲。不过因着篇幅有限,就没有加入崔的子女。


明诚文革期间的经历并非我一厢情愿的杜撰,我有特意问过家里。按家里人原话“没见过谁被批斗……也没听说过,”至于学校停课问题也是“没停过课……不过一天只上半天课,下午要干农活,”当然也不是完全没影响,因为外婆家成分不好,所以“大人过得很低调……会嘱咐小孩不要乱说话”。虽然不敢说我家这里整个城市都是这样,但最起码当时我家生活的那个乡镇是非常平静的。明诚会在乡镇小学教书的设定也来于此。


至于林江对明楼明诚的称呼问题,叫大爹和二爹在现在看起来或许太过暧昧,好像是两个爸爸一个儿子的特殊家庭。但其实一般在爹或爸爸面前加数词的称呼都是用在亲生父亲的亲或叔兄弟身上的。所以在外人看来林江更应该是明楼和明诚弟弟的儿子。当然林江称呼明台为三叔,也证明其实这称呼确实是为了简单区别两个父亲。



我的妈好萌


JR:

我是真的很喜欢蔺晨的发型,很撩人的感觉啊,自带一头“情丝绕”的节奏~

各种YY他伏在靖王身上,靖王有点无奈的拨开一脸的头发对他说,束发吧...这样好痒2333